人,究竟喜不喜歡工作?

2013 年春天,在有一場和老同事的聚會上碰到 Kevin。他是我當年甚為得力的工作夥伴,目前是一家上市科技公司的人力資源總監。許久不見,自然談起工作。

Kevin 問我,最近有沒有比較計畫性的工作在推動?

我說:「我正在寫一本書,想要幫助工作者,也幫助管理者,不要把工作搞得那麼痛苦,工作應該可以更快樂的。」

Kevin 不禁脫口而出:「工作怎麼可能快樂?大家都巴不得每天放假,您就知道工作會不會快樂了!」

Kevin 可能覺得有點冒失,馬上轉了一個彎:「不過,您肯定有些心法要跟讀者分享。」

我笑著說:「沒錯,我就是想解放成千上萬像你這樣的人,最起碼讓你們多活幾年!」

Kevin說:「真的耶。我常在想,如果現在就辭掉工作,過自己喜歡的日子,一定可以多活好幾年。」

四十七歲的 Kevin 是一個思慮細密、工作認真也很追求生活品質的人。讓我訝異的是,竟然連一個要「帶給消費者快樂」、激勵內部員工士氣和營造組織氛圍的人資總監都認為工作是痛苦的,那麼,其他人工作還可能更快樂嗎?

工作快不快樂,當然很重要,但這只是從工作者角度的看法。從組織領導者的角度看,員工快不快樂通常不是重點,他們關注的是:找來的人有沒有作用?能不能發揮生產力?能不能帶動組織的競爭力。可是,工作不快樂,不情願,哪會有生產力?哪會有競爭力?

 

媒體上常有彩券連續 N 次沒開出,下期頭彩獎金上看 X 億元的新聞。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:如果你中了下一期的威力彩,或是金額好幾億元的意外之財,你還會從事現在的工作嗎?當然,你不能第二天馬上辭職,那樣子中獎的跡象太明顯,會給自己帶來困擾——吃紅的、借錢的、勒索的、以前不來往的親朋好友一下子都冒出來,最怕的是小學同學,後來混黑道的那一位。

我的意思是,過幾個星期或下個月,你還會繼續上班嗎?

如果答案是「會」,你還不想放棄,那麼我相信你至少不是為錢在工作,你有可能在從事一份事業,甚至是志業。當然,或許你沒那麼執著,只是不知道除了工作還能幹些什麽,所以只好繼續。

倘若「不會」呢?很不幸,到目前為止我問到的人裡有超過一半的人都說「不會」,也就是不想繼續上班。

當你一個人不想繼續工作,周遭的人都沒這個現象,那是你自己的問題。你得想想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?是能力、志趣,還是個人生活因素?只要誠實面對自己,通常可以找出問題源頭,再從源頭梳理,總會有效。

如果不是你一個人不想上班,而是組織裡多數人都不想來工作,那就是組織的問題了。組織的問題當然是領導人和管理者的責任,只是組織領導者通常對工作者是否快樂不太關注,或是說關注度不如對於績效和生產力。

 

員工如果不喜歡工作,怎能積極投入?又如何產出工作效能?華德.迪士尼(Walt Disney)曾說:「一個人除非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,否則很難會有所成就。」說「成就」或許太沉重,況且對於成就的界定各不相同,所以不妨直接看待「喜歡工作」這回事。

不喜歡絕對談不上快樂,喜歡工作才有可能樂在工作!工作者每年超過兩千小時在工作上,快不快樂當然很重要。偏偏太多人工作不情願、不喜歡、不快樂。

《泰晤士報》曾刊載一份研究報告,說明個性開朗的人,比較容易在各方面有成就。報章引述心理學家愛麗絲‧艾森做過的一個實驗證明——人在快樂時,創意思考能力提升,能解決多面向的問題。她的實驗方式是:將學生分為兩組,分兩梯次帶進同一間教室,教室裡懸吊著兩條繩子,一張小桌子和桌面上的一些紙張、剪刀等雜物。

艾森教授對第一組學生說:這是一個智力測驗,要測驗你的人生可以有多成功?命題是,要他們將兩條繩子牽綁在一起,學生絞盡腦汁,伸長臂膀,還是無法完成任務。

焦慮緊張和挫折之後,終於放棄嘗試,宣告失敗;第二組學生進入教室後,艾森教授說:「我這裡正好有一盒糖果,反正我不喜歡吃糖,你們就先分了吧!」然後她要求大家用遊戲的方式,把兩條繩子連接到一塊兒,神奇的是,學生們竟然可以用桌子、剪刀、紙片等工具,非常有創意而不可思議地完成任務。

這個實驗證明了,當人們緊張、焦慮時,經常會手足無措;相對地,當人感到快樂、輕鬆時,會引發正向情緒,會分泌多巴胺(Dopamine),有助於激發創意,以更寬廣的觸角和靈活手法,解決問題。

我們從小到大,可能參加過數十次,甚至上百次的旅遊活動,其中包括學校舉辦的,也有公司或服務機構辦理的。還記得小時候的我們,欣喜雀躍,出發前一晚睡不著覺,活動當日,天還沒亮,就迫不及待醒來的經驗嗎?

這不只是年少愛玩的童趣,縱使步入中年,我們也還是難以抗拒一塊兒出遊的魅力召喚,儘管冬天被窩溫暖舒適,平時六點半起床都還帶著勉強,可是為了旅行,全身細胞都被喚醒,早早就起床,旅遊過程中的歡笑聲和歌聲,也比平日響亮。

這說明了趣味、期待、熱情與效能之間的微妙關聯。快樂,會更有創造力;快樂工作,更能解決問題,也更願意承擔任務。

 

人,透過某些媒介喜歡工作

從進入職場第一天起,看到周遭的人如何面對工作,就有個問題經常縈繞在我心裡:人,天生究竟喜不喜歡工作?我也持續觀察,尋求答案。就像我們面對身旁的人,有些人我們避之猶恐不及;有可以和平相處卻談不上喜歡或不喜歡的人;有些則是我們深愛、沒見著會惦念,見面就來一個熱情擁抱的。對於工作這檔子事,眾人也有著不同的認知、情感和應對方式:從不喜歡、接受到喜歡。

因為生活所需,厭惡和不喜歡工作的人仍然需要勉強去工作,這當然快樂不起來,特別是每個星期一早晨上班時,痛苦指數達到最高點,組織裡那些遊魂都是這樣的人,只有每月發薪水那天看來比較有活力,隔天又沒勁了。

第二種人談不上喜歡或不喜歡,他們「願意」工作,與工作和平相處。我太太就是這樣的人,她在學校擔任行政人員,看不慣那些遊魂,自己知道把工作做好,能展現責任感,因此贏得長官信任與同事尊重。我確信,她即使中了樂透,也還會繼續上班,但這不表示她真正喜歡工作,只是長期不上班她會覺得很無聊。

 

喜歡工作的人從工作當中發現樂趣,在工作中享受那些樂趣。只是,哪些工作能帶來樂趣?哪些人特別享受工作樂趣?

大學時期,我最羨慕西餐廳的民歌手,自彈自唱,不僅自娛娛人還能賺錢,心想這應該是世界上最理想的工作了,也因此開始勤練吉他,可惜沒多久我就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,也體認沒幾個人可以拿唱歌當事業來發展。

後來,接觸高爾夫球之後,覺得老虎伍茲(Tiger Woods)的工作應該是天底下最棒的工作了,每星期到風光明媚的地方打球,拿下一個冠軍的獎金動輒百萬美元,不過這回我倒是有自知之明,總桿數老是破百的我,連友誼賽都沒資格參加,當個觀眾就好。

我知道,全世界沒幾個頂尖球星,成名之前的日夜苦練、籌款參加比賽、過程中的運動傷害、站上頂峰之後所承受心理壓力,那跟業餘玩票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。

「好逸惡勞」絕對是人類天性的一部分,因為大多數工作難免帶有辛苦、枯燥、危險、疲累或不自主,甚至有許多不情願。比起飲酒作樂、遊山玩水、群聚閒聊;工作,尤其長時間、週期性、例行性的工作,很難讓人喜歡。

從遠古時代的漁獵、農耕、工具製造,一直到現今的一貫化工廠作業和服務顧客,只要一談到工作,似乎都是人類宿命,是生活中必要之惡。

 

為什麽還會有人喜歡工作?

人之所以喜歡工作,或某些工作讓人喜歡,中間必然存在一些媒介,歸納起來是「趣味、情感與成就感」,當這些媒介帶來的愉悅程度超過了工作的不便、體力付出與心理壓力,人就會接受,進而喜歡工作。

「趣味」來自工作本身,「情感」是為了服務他人,「成就感」是工作者的生命充實。這三者,對事、對人、對自己都有,工作之所以讓人喜歡,三者必有其一。

我的同事 Joseph 很喜歡解「數獨」,那是他的休閒娛樂,每週總會花許多時間解決那些難題,他認為數獨有其迷人之處,樂趣無窮。

看到他,我想起那些寫程式、做研究分析、創作產品、偵查辦案的人,他們一旦投入工作就廢寢忘食,無非視工作為智慧挑戰,總想過關斬將,解決它、克服它,對他們來說工作樂趣無窮,與 Joseph 解數獨無異。

許多家庭主婦視家事工作為不得已的職責,但身為職業婦女的 Jean 卻每天懷著歡喜心為家人準備晚餐,當她看到心愛的家人津津有味吃著她的料理,特別是聽到幾句感謝與讚美時,感覺一切都值得了。

許多廚師、工匠、藝人、銷售服務人員都願意為顧客做出貢獻,只因為他們在乎別人的感受,喜歡滿足他的需求,這是帶著感情在工作,就像Jean服務家人,只不過擴大了自己在乎的人。成立三十多年的「和民」居酒屋以「蒐集地球上最多的顧客感謝」為經營理念,就是屬於這一類的工作態度與價值觀。

有關成就感方面,心理學家馬斯洛(Abraham Harold Maslow)將「自我實現」視為工作者最高的需求層次,高於尊重需求與社會需求。其實,無論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或以上三個更高層次的滿足都能帶來工作者的成就意識。

很顯然,競爭獲勝、完成高難度的任務、達成別人難以達成的目標都是極大的心理獎賞,為了達成目標,有人願意攀登喜馬拉雅山聖母峰,有人立志突破紀錄,有人不斷在組織裡、在社會上創造貢獻,從古至今,在政、商、軍、教各行各業都不難看到。

當我們解開人們喜歡工作的三個密碼,無論你是個人工作者或是組織管理者,下一步便是淬取其中元素,更具體設計情境,創造氛圍,讓喜歡工作成為可能,讓快樂工作成為必然!

 

 


文章作者|方翊倫 
內容出處|初心:找回工作熱情與動能
出版公司|遠流出版社
出版日期|2015/10/29
圖片來源|共好管理顧問
共好管理顧問

共好管理顧問

自 1999 年發展於華人地區,累計諮詢企業超過 4000 家,學員超過 100 萬,橫跨十大產業領域。作為管理顧問業的先行者,運用清晰的實務經驗與西方的科學工具,影響無數卓越的企業家。

Leave a Reply